您所在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学术交流

华南师大陈世放教授:康德的哲学思维方法问题

发布时间 : 2019-04-10 点击量:

324日下午3:00-5:30,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陈世放教授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北校二教324会议室做了题为“哲学思维的陶冶——纯粹理性的问题及其处置”的学术讲座。何光顺教授主持了该场讲座。参加讲座的嘉宾有李云飞教授、王焱教授、程林博士、赵晋博士、王秋萍博士、王亚樵博士等。参加讲座的学生主要为中文学院研究生和本科生。

本次讲座因主要是面向广外文学专业和人文通识教育课程学生,陈世放教授主要讲述了康德关于纯粹理性的一些根本性问题的处理,以希望对于非哲学专业的学生进行适当的哲学思维的训练。在讲座中,陈世放教授首先提出了康德的纯粹理性所要处理的三个问题,一是灵魂(不朽),二是意志(自由),三是上帝(存在)。陈世放教授指出,在康德以前,对于世界的认识主要有唯理论的独断论和经验论的怀疑论,唯理论者主要是证明上帝存在,经验论者要证明上帝不存在。纯粹理性的问题就是要对于唯理论的独断和经验论的怀疑中所涉及的人的理性能力与如何可能的问题展开批判。如果说经验论涉及到感性直观,唯理论主要涉及知性判断,那么,纯粹理性就是要对理性的推理能力的普遍性问题展开反思。

陈世放教授指出,康德的纯粹理性所关涉的灵魂、意志、上帝是一个逻辑在先的存在,而非是一个时间在先或物理在先的存在。这就如当我们说万物是复合和构成的,那么在逻辑上就预设着一个不是复合或构成的单纯的存在,于是我们将其命名为“灵魂”,以使其区别于作为物的形态存在的“肉体”。当我们说“肉体”是有朽的,就预设了“灵魂”的不朽。灵魂就是一,是普遍性,是单纯性和持续性。这样,肉体和灵魂,就是一体两面的。同样,对于上帝存在,传统的宇宙论证明上帝是造物主,或自然神学证明上帝是世界的最高原因,或本体论证明上帝是绝对必然性和最高实在性的存在者,这些传统的证明,都是把上帝当作一种在时间空间上的实际存在者。从康德的纯粹理性的逻辑论证的角度来说,上帝只能是也必然是相对于我们这个世界的悬设,这是一个逻辑在先的悬设。因此,我们探讨上帝、意志、灵魂,就不能简单地从经验、现象或一般的推理角度来谈论,而必须有纯粹理性的或逻辑的思维。

陈世放教授又谈到了康德对于伊壁鸠鲁学派和斯多葛学派等的批判。伊壁鸠鲁学派认为,幸福是推动德行的原因,他们不承认离开幸福的道德,认为导致最大程度的幸福就是道德的;而斯多葛学派认为,世俗生活的幸福或痛苦不影响德行,他们认为德行是无价的,不能在人的自然属性或在外在的世界中去寻找,他们不承认离开道德的幸福,只要为了道德,幸福亦在其中,或者说道德是幸福的原因。康德对这两种传统看法都展开了批判,并认为人是灵魂与肉体的有机结合,与上帝的一面性不同,人是两面性的理性存在者,肉体与欲致力于幸福的满足,灵魂和意志则总是致力于道德的追求,幸福与道德的完美结合,那就是至善。对于人而言,至善之所以可能,是因为人有自由的意志。自由意志就是纯粹实践理性,它有不以外在的客体对象(经验的对象和超验的对象)、内在的人性欲望和道德情感为转移的可能性,即有不受自然规律制约的可能性;它只以先验的道德法则或自由律为依据。

关于人的自由意志的问题,陈世放教授又根据康德的纯粹理性的逻辑展开了重点讲解,他指出,传统的决定论者认为世界万物都是受因果律支配的,不存在因果律自然律之外的自由的问题。康德也并非不知道这种自然律和因果律支配万物和人的情况,然而,只要当我们在说自然律因果律决定着万物而不自由时,我们本身也就在逻辑上有一个先于自然律因果律的非决定性的自由律,当然,这个自由律的逻辑预设只有针对人才有意义,当世界不再有人时,不但不再有了自由意志,所谓的自然律或因果律也是没有意义的。或者说,只有在人的自由意志这里,自然律或因果律才能得到显现。

陈世放教授指出,康德“十二范畴”的提出,不是像亚里士多德那样去寻求,不是碰到什么是什么,当列出来时发现不够又去增加,这样增加下去是无穷无尽的。另外,亚里士多德有些范畴实际上不是范畴。对于什么是范畴必须要有逻辑性,要按照形式逻辑的结构引出各种范畴。康德对形式逻辑的判断形式,也就是我们下判断的方式进行了一番分类,这个分类实际上亚里士多德在他的《工具论》里已经做过了,康德对此又作了一些改进。康德在这里就是从被公认是正确的形式逻辑里引出他的范畴。从这里,我们也看到康德的纯粹理性的逻辑讲究清晰、准确、完整、穷尽的特点。他的十二范畴,就从逻辑上对事物进行了清晰准确的分类,它是完整和穷尽的,是无遗漏的。不死的灵魂、意志的自由、最高存在的上帝是纯粹理性的理念,它们不属于在现象界去加以认识的对象,而是属于在本体界去加以追求的问题。这些理念是康德道德哲学中先天综合判断如何可能的“悬设”。

在讨论环节,李云飞教授、王焱教授、程林博士、王秋萍博士等都向陈世放教授就相关问题做出了请教。当讲座结束后,在座听众都觉得意犹未尽,大家都期待陈世放教授能为广外师生多进行相关的哲学专题指导。